⬆☞⇔☜⬆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阿帕契与鲸戈泪

……叫我瑞琪吧。不不……不必。十八岁,我十八岁。我爱他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我很早见过他,他也很早知道我。我偶尔觉得孽缘,偶尔恨死这般缘分,偶尔郁郁随缘。缘来缘去,千丝万线,剪不断理还乱。我们见过一百零一次,交手一百次,永远平局。夜莺血蔷薇刺。他小我几岁,理所应当的天才,天尽头乱云朵。我心甘情愿。甘露。河川。
少年时代他同我亲吻过,缘结;这类事他向来优先。青年时代我救过他,缘劫;他反倒一副受伤模样。我们这样子错开了时代,不打算回头重来。没有人临阵逃脱。这些就够。
我生不是为他生死亦非为他死,事到如今算不上痴情,顶多叫梦话。他眼睛很好看。

吃茶去。

评论(22)
热度(31)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