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我从他的肩头走过

葬礼上rk戴了花去,白玫瑰压在左胸,压过整条路,整个白昼。这种事情他不常参与,未来可能也不会参与,刨掉自己的,只有三次;这种事他又明白的比任何人都早,至少九岁。这是他头一次送花,以往葬礼他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出席,这次全凭一时兴起,白如玉勾了魂魄,金黄的是黎明。他爱着木棺里那个男人,十八岁,眼神刚刚破晓,清亮不见底桃花潭一双;唇红齿白,被rk拿舌撬开过,这双唇唱过赞美诗,骑士团圣歌,发过狠誓,就任仪式上吻过公主的手指,盛夏夜晚喊过他的名字。瑞琪打心眼里相信上帝,赤诚热血迸出胸腔,不求庄园多平和美好,哪怕战乱时分他也相信世上好运多的。血脉生根头脑发芽,一切都能如愿的,一切都有办法的。
公主的悼词震颤哽涩。rk打量他,遥遥地望他,不离他太近,他们不适合太近的距离。rk越过苍空向远方对面凝视。现在瑞琪就在这里。

评论(11)
热度(42)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