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天道好轮回#01

没写完 分段发 hin粗俗



金道贤被自己以前睡过的伙计给大睡了一通,这是件儿很哏儿的事儿,虽然他自己个儿记不太着,但不影响,这还是一个可以送去相声社讲个三五回返场的好段子。还有就是,睡他的人要么是个女人还不打紧,他自个儿也乐在其中,只是,睡他的是个大老爷们,金道贤被大老爷们给睡了。
听着超酷,搁以往金道贤也是当相声听的,兴致到了就笑两声,一出场子屁都不记得。就现在这个情况,我操,金道贤摸遍自己全身,脖子疼腰疼。挺好,不打紧。金道贤想。床上运动嘛,该疼还是要疼的。
但是我他妈的为什么屁股也疼。
这就很不对了,金道贤慌了神,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胯间凉嗖嗖,透心凉心飞扬。高中时代他坐窗户边上,窗户缝没装严实,一到冬天就漏风,现在他屁股好像被十级大风吹过一样,还麻丝儿丝儿的。金道贤第一反应:丫的痔疮。就没敢伸手下去探。第二反应我操不看不行。一掀被子,好(hào),被窝里还藏了一个人!!世界太奇妙了。
金道贤寻思,我跑吧。左顾右盼内裤不见一条,气得慌。是时郑成虎从床上爬起来,鼻子上头眉毛底下两条星光大道。郑成虎人如其名,眼睛像虎,又直,又亮,目光一聚集,得把金道贤烧成个火焰山;到时候金道贤就不叫金道贤,叫金成火,百炼成金,还挺值钱。
金成火觉得郑成虎很眼熟,但小虎脸上那疤太狰狞,让他觉得很陌生。食人族遇上外星人,我是吃呢还是不吃呢。金道贤想来想去偏头疼,决定留着下回再想。这是金道贤的特技,想不起来的事留到必要时再想,记不住的东西等到必要时再记。他活的随便,记人记事都随缘。跟他上过床的人,除非特好看或往他内裤里塞过钱,否则他连个姓都不去记着。郑成虎是个幸运儿,有份福气被讲脸儿熟,其余不敢多讲,相思言全埋进骨灰里头,墓碑没刻个准确年份。
金道贤没掀被子时想,我操。金道贤看见藏着掖着的郑成虎时想,我操。金道贤低头扒拉自己老二时想我操。
金道贤想:我操,我被操了。
面对他这是一种耻辱。从古至今只有他干别人,哪有别人干他的份??没有的。今天这正巧杀出个郑成虎,给他搞得节节败退,再加一条不认识,足矣把金道贤思绪搞乱。金道贤眼睁睁看郑成虎起身下床穿裤子,顺便给他接了杯水,直接塞金道贤怀里。金道贤什么都没穿,空调房里正打颤,忽然怀里多杯水,整个胸腔尽温暖。心想:热的。除此之外没大有其余感情。郑成虎不知从哪个旮旯挖出一条裤衩,扔床边上,讲:我明天再来,你再想想。
金道贤觉着莫名其妙,目送郑成虎从房间缓步消失,玄关传来大门自动上锁的声音,一切又归为寂静。

评论(10)
热度(20)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