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提问:副教授的嘴唇为什么受伤了?

有栖川有栖做梦咬糖块儿。软绵绵白乎乎棉花糖,粗点心店里小包装的那种。小有栖手里攥着五十日元硬币,买一大包,藏在被窝里吃一宿。
有栖太想念这个味道了!但是现在这个有些许不一样——不很甜,也咬不动。有栖不开心,摸一摸那颗糖。那颗糖太大了!使他必须爬上去,于是他真的爬上去了,像是小时候公园的爬梯。只不过很软软。
他数了五个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数数,不过既然是在梦里,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了——到顶了。一咕噜滚到糖面上,平平的,有点小黏。嘬一口,还是不甜,竟还有些咸味。双手摸索着挑了个最软的地方,啊呜一口——棉花糖受伤了,闷哼一声,流了一地的铁锈。有栖眼珠子瞪大了,抬起头来瞅着,糖块化成了铁水,没了。有栖可还停在空中呢!双脚一蹬,反而往下坠了。
有栖吓醒了,一睁眼先去找火村。火村靠在沙发跟前闭着眼,有栖叫他起来,火村扭头看他,眼睛睁得很快。有栖刚想说自己做了个吃铁的梦,定睛一看自己老友下唇哗啦啦流血,不多,但并不是常有的事。于是他问,你嘴怎么了。
火村说,啊这个。火村摸一下嘴角。刚不小心咬的。
有栖点点头,想问你怎么咬的;又想问你刚不是在睡觉么。想着想着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也忘了自己怎么醒的,于是头一偏,又睡去了。怪事是没再梦见流着铁水的棉花糖块儿。

评论(4)
热度(34)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