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闲聊博主
好运百万不敌八千桃花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天鹅嘴里仿佛是暗淡的铜色

弟子与仙人球是否搞错了什么

埼玉有个梦想。就是有生之年能尝一尝仙人球什么味儿。

几年前他亲手栽种一盆仙人球,那天他用尽了家里库存的九十九个创可贴——他是捧着整株植物的绿色部分小心翼翼把根部送进土里去的。仙人球的刺太多了,比当时埼玉脑袋上的头发还多。埼玉花了两天两夜来挑刺,一天一夜贴创可贴——至此他也可以说自己花了三天三夜时间种了一盆仙人球。绿色植物鲜美肥嫩,钻进他的视网膜不打算回来。

从此埼玉倍加关爱这盆植物,一有空就趴在它跟前,双手捧着盆子请到阳光底下,使它长的歪歪的。然而埼玉不甘欣赏,现代科技告诉他仙人系列植物可以食用。不得了了。从此埼玉看盆栽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使劲琢磨怎么把这盆球撬开,然后怎么烹调才美味。

拿榔头一抡就行了呗。

放屁!仙人球可是娇贵的物种,况且埼玉为了他头发都掉了,怎么能这么粗暴。

埼玉在厕所里思考这件事情,他一定要吃到,不能就这么算了。

 

 

杰诺斯有个梦想。就是有生之年能成为埼玉老师的发呆对象。

自己老师总是对着一盆仙人球发呆,一动不动,有时候还拨拉一下仙人刺,抚摸一下仙人顶。不得了了。这盆球球成了阿杰眼中钉钢中刺,硌的他难受,挠的他心窝痒。对啊谁不痒,在初恋面前,谁不痒?阿杰采取特殊作战方案,埼玉一发呆他就上前叨扰:老师老师今儿特价日啦;老师老师咱家没米了;老师老师水管子又裂了;老师老师啊这次水管子没裂但是被人给偷了云云。还乐此不疲,笑得像花一样。

埼玉还蹲在厕所里,杰诺斯发动特别作战方案之二,近距离观察敌情。

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杰诺斯轻轻拨拉一根刺,摆出思考人生的架势。电子眼围绕整个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扫描,认真至极,以至于他没听到厕所的冲水声,没听见埼玉赤脚撞击地面的啪嗒声。埼玉立正在杰诺斯背后,看着他消耗大量电能来观察一颗仙人球。半个小时过去了,杰诺斯有了惊奇发现:这株仙人球比其他球都绿很多!可了不得。阿杰忽然觉得关于这盆植株的一切都可以原谅了,不愧是老师,养的盆栽都如此与众不同。

杰诺斯抬头看一眼表,到午饭时间了。站起身来转过头去,恰逢大明湖畔埼玉的死鱼眼。

你在干什么?埼玉真的就只是问问。

杰诺斯哽住了。妈的我就看看情敌就被发现了。老师好像有点生气?对啊,这是老师的球,除了老师以外任何人任何物种任何改造人都不能窥视的。不行,得编个理由塞过去!总不能直接说老师请对我发呆吧,会被当成变态的好吗。

我那什么,我瞅仙人球咧,老师。杰诺斯电子脑高速运作,最后不堪负荷,cpu运行效率减缓,像中了蠕虫病毒。我那啥,我在想这株仙人掌好诱人啊。

操。

完了。这可是老师的心爱之物,怎么能用来吃呢!杰诺斯内心甩了自己一个大嘴巴:你个怂逼以后少逼逼!

哦?埼玉眼睛一瞪老大。你也——他说到一半忘了该怎么说——你也对它……对它有那种感觉?

杰诺斯懵了。老师的语言风格不是这样的呀。这个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呀!我怎么不懂了,完了完了,弟子失格……哦等等,难道说老师误解了我的意思?的确,诱人这个词语确实不止一种意思——怎么办有点害怕!原来老师对仙人球有反应吗?会把它当成性伴侣吗?原来如此,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老师对它发呆是出于爱慕的发呆;老师对它出神是出于爱慕的出神——我懂了!那这颗仙人球就是师……母……

埼玉观赏完了杰诺斯面部人造肌肉形变全过程(杰诺斯:我想上老师,老师却想上一颗仙人球),问他,果然还是有点奇怪啊,居然想对盆栽做这种事情之类的。

不不不不不不奇怪的老师。杰诺斯慌了,他豁出去了(大不了就3P!)因为我也想啊其实!

埼玉似乎大大的松一口气:这就好——那咱们就开始吧。

反正也到饭点了。埼玉想。

啊、现在就开始吗?(这大中午头的?杰诺斯想)

嗯,我已经忍了很久了。埼玉说。(我好饿啊现在。埼玉想。)

那请老师独自享用……

不不不,没有你可不行的——有很多事情都要拜托你呀。

杰诺斯无疑是被这番话给打动了,欣然同意。

那我先去准备工具,拜托你帮忙把仙人球提出花盆吧。

是!老师。

杰诺斯铁皮下的蓝色小球快蹦出来了,铁爪子一夹把锋芒毕露的仙人夹出山来,特意上水管子底下洗干净了再端上来(杰诺斯:我居然要给一颗仙人球洗澡)。这是埼玉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叉勺筷碗碟各两套,整整齐齐码在矮桌上。

阿呀,麻烦你了,还特意去洗。

因为保持清洁卫生很重要的,老师。

好的——接下来先决定如何对待他吧。

由老师决定。

嗯……埼玉看来是真的在努力思考。那就先烧焦它吧,也许就变软了呢;杰诺斯,用你的烧却试试看?

想必是先把它的外皮和利刺都烧掉,这样就方便挖洞了——真不愧是老师。

杰诺斯照做了。伸出一只手发动烧却炮,所有刺一瞬间落到地面,化为世纪末天空中迷失的灰烬,也顺便烧掉了杰诺斯的心。

对。埼玉好像很高兴。对。这样就好,火候也刚刚好,谢啦杰诺斯。

能帮助老师我感激不尽。

这个勺子给你。

劳您费心了。

杰诺斯于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师拿着勺子插进仙人头顶,轻轻拧转一圈后盛在自己盘子里,又拿刀切了个小薄片,扔嘴里吃了。

咦?——By杰诺斯

皮有点苦。埼玉说。但是里面就很嫩了。

杰诺斯看着埼玉吃下大半个盘子,徐徐问,老师您……只是吃吗?

当然啦,不然咋地。埼玉反问他。不吃难道搂着睡觉吗——你也吃啊。

你喜欢的话就都吃上好了……

哦。

老师居然把它吃了!杰诺斯内心爆炸。为什么?是不是我的判断失误了……对了!老师有说过火候也正好,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这是老师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其实就是为了考验我对烧却炮的掌控能力,并训练我,使我更加熟练——对,实在太感谢老师了!劳您费心了,埼玉老师!

杰诺斯不是说想吃吗,但是他又为何不吃?埼玉想。看来他其实不想吃的,那他一开始为何表现出对仙人球有兴趣的样子?啊,我懂了。难道说——杰诺斯发现了我想吃仙人球?八成是这样的,这家伙一直很助人为乐(各种方面)。

杰诺斯看着埼玉,埼玉把最后一块仙人球肉送进嘴里,两个人同时觉得,对方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评论(12)
热度(50)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