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最近这些天,莱耶斯的几个不值一提的渺小美梦


莱耶斯抱着软绵绵蓝色小羊,身后是粉红色云朵棉花糖,面对他可爱的莫里森;笑容是浅蓝色的莫里森,从疤痕里生出葡萄藤来,缠住莱耶斯的手指头。

莱耶斯醒来给了自己一拳。


莱耶斯和莫里森并排躺在草坪上,数着天上的羔羊。所有人远远的欢呼,推着除草机在他们周围画出桃心形状。草屑飞舞被莱耶斯吸进鼻子里,他有些痒。

莱耶斯醒来去洗了个澡。


莱耶斯吃包子,一个油腻腻的小不点莫里森从肉馅里钻出来,爬上他的脸,抚摸他的睫毛。

莱耶斯醒来饿了,去吃早饭。


你说你梦见什么?莫里森在灶台前问。
棉花糖。莱耶斯说,他只字未提另一个人。我梦见棉花糖,草坪和中国包子。
哦。莫里森把煎蛋推进莱耶斯盘子里。挺好的。
挺好的?
挺不错的——至少不是噩梦,你觉得呢?
是这样。莱耶斯想,事实上他说出来了。就差独角兽了,凑齐小姑娘四件套。
门外嘎啦嘎啦响。莫里森打开房门,是送报纸的来了——是送报纸的独角兽来了。莱耶斯的叉子掉到燕麦粥里,莫里森的手指穿插进马的鬃毛,笑容里要生出花朵来,他说:加比,你是不是该醒醒了?


莱耶斯醒在战场角落里,屁股底下压着碎石和细沙,突然手指一疼,是香烟烧到底儿了——哦他还抽着烟呐——周围黄光晃眼死了,他身边有声音,是他的士兵。
你说你梦见什么?他的人问他。
呃,小姑娘四件套。莱耶斯丢掉烟蒂,下意识回答。独角兽,中国包子,草坪和棉花糖。
还有你。莱耶斯补充。
莫里森看他一眼,又飞快转过头去了:我?
四个你。笑着的你;草地上的你;包子里的你;拿着平底锅的你——
别说了——等等,包子里?莫里森打断他,他有在笑的。

评论(9)
热度(65)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