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听说下雨天偷情与打仗更配哦

莱耶斯把属于他的莫里森推到砖墙边上,嘴唇凑在一起,舌尖划过去,勾过对方门齿的轮廓。莫里森抓住一只臂膀,结实,不温暖,湿透,但是有力量;唇齿间没轻没重,下手也狠,掐在他前胸,以往疼痛总是一阵就过去,现在雨水自由落体在他俩身上,触觉也淡薄一半还多。他见证莱耶斯所有动作,该做的和不该做的,哪里被磨蹭,哪里受挑拨,哪里搬弄是非,哪里颠倒黑白。莫里森是被压住了——是被压制住了。手忙脚乱,踢踏起泥点污水,扬起一波三折小海浪,溅上谁的靴帮。
骏马和机甲在隔壁街道打游击战;飞天战警;从钟楼上被敲下来的猫咪;子弹和勋章。警笛永远不规则响动,地底下也有东西蠕动。莱耶斯偷偷睁眼打量一切,也没有人讲述分离的故事,这个吻有整场战争那样长久。水泥悄声抱怨雨还在下,他们撕咬也吸允,雨还在下。

评论(7)
热度(31)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