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不知所云爱情物语

rt,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好长啊这篇(并不
Alone together。
大家七夕快乐呀——来自吃着狗粮上着课的院长。

埼玉绝赞逃亡中。
被一群人追着砍的原因,他大抵是知晓的。众所周知,世界人口为双数:半拉爱上别人,半拉被爱上。简称爱与被爱。爱的那一方总会去追求被爱的那一方,没有性别和年龄的差距,他们总会相生相成终成眷属。虽然也有三角多角或一人终老的情况,但是这不影响世界人口单双数量。埼玉出生时医院检查登记的是爱;现在他二十四五六,是可以用刮胡刀的年纪,至今没有对某人动心过。一个月前公司体检,埼玉站在连接世界爱与被爱人口的探测光下头,心里想着我到底会爱上谁呢,想着想着发现没有真的有好感的对家,结果当场从爱变成被爱。医生检查探测光发现没有问题,心情复杂上网一查,我操,爱与被爱不平等了。这怎么能行呢?这绝对不行。
所有人当场钳制住埼玉,医生当场报了警。
埼玉一周内转了三家医院,做了近百次笔录。剩下三周半全闷在一座监狱里,直到情况转变——出现一个能被他爱上的人——为止,埼玉都不被允许离开监控室:因为他是半拉叛徒。
于是埼玉一连吃了三周半清水煮芹菜,毅然决定出走。
于是政府派了三十二个人疯狂追杀他:要么爱要么死。
埼玉一只脚光荣负伤,心里憋屈:这样还怎么他妈的去爱人啊??埼玉翘着脚溜到自己打过工的便利店门口,扒开堆在外头的大箱小箱,从窗户沿翻进去。这个店不是二十四小时制度,现在已经深夜,店长自然不在的,但是货还在。埼玉蹲在摄像头死角货柜的最底层,被满满的速食面箱子包裹,他能看见外面,而外面看不见他。埼玉只想睡一觉,不需要做个好梦,他只需要休息——等天亮一切好说。

虽说睡了个囫囵觉,对于埼玉来说,睁开眼睛准是没有好事的。有天一睁眼闹钟不见了,有天一睁眼被子没了。埼玉一睁眼丢了一百单八件东西,有时候还把自己丢了(一睁眼发现醒在厕所)。埼玉决定,迟一会儿再睁眼吧。
他真的又睡了五十分钟,“迟了一会儿”,一睁眼,被子没了。看来这也没什么用呀。欸,不对,我没盖被子来的,那箱子咧?箱子咧??
埼玉没敢出去,要被人看见还得被冠上偷吃人家面不给钱的罪名,多冤哦。埼玉就不愿意受这个罪,老子已经进去过一次了。
妈的被爱也要坐牢哦,招谁惹谁了,又不是我想变的啊,不如说这也能变啊,还说变就变啊。埼玉负伤的那条腿一晚上止住血了,但还是疼。埼玉摸摸那条腿,想换个舒服点儿的姿势,抬头就看见一张脸。
埼玉摸腿的那条腿倏地滞住了,他看着站立在货架前垂眼看他的人,埼玉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逃跑还是该怎样。只见那个人伸出手来,金属掌心正对埼玉的脸,中心有个窟窿。
埼玉汗水淌下来,双手向上抬,手指伸的笔直。

埼玉瞥见对方胸口挂的牌子,上头写了他的名字。杰诺斯。

埼玉被杰诺斯背出便利店,背过两条街,背到某个小黑屋里头。杰诺斯把埼玉放在椅子上,扭头啪嗒拉开小台灯,哗啦推到埼玉跟前,开始问这问那,问完在纸上划拉两下,最后掏出一张表格,密密麻麻,像繁琐的民意调查问卷。埼玉用半个小时填好,连笔带纸推到杰诺斯跟前:整完了,我能走了吗?
杰诺斯拿起来看,一只手伸到半空表示自己有话要说。他看的太认真,半个小时过去了,埼玉还在抠手指,杰诺斯把纸小心翼翼收好,说你不能,我有任务在身,不能让你走。
埼玉大白眼向上一撂,气死了,不让走早说啊,你要早说我刚才就逃走了好吗。
杰诺斯说我们公司得知了您的事情,您的状态发生了改变,而且是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改变,这实在有些奇怪了。虽然也有因为手术或事故而改变状态的事例,但您这个太特殊,您是纯粹靠自身进行改变的,这在医学上也是十分罕见的……
杰诺斯注意到埼玉的视线落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小牌牌儿,抬手吧晾荡着的牌子塞进西服内袋里。
在医学上也十分罕见。公司调查后发现您是世上仅有的十个自主改变者中的一个,但是第六位和第七位经过调整已经恢复,所以公司决定尝试一下,把您掰回爱的那一方。您也许有所不知,您的状态导致爱与被爱状态严重失衡,您的自我主张极有可能对社会……
不是我想的,是他自己变的。埼玉打断他。
杰诺斯顿了一下,随即又说,您的自我主张极有可能对社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新的邪教也开始极速蔓延,以您就职的公司为首,周边公司也经济失衡,很快便会席卷整个国家。所以上头直接派我来教给您如何对他人心动。那么我先按照惯例提问:您愿意被掰回来吗?
埼玉把椅子向前拖动,刺耳的吱呀声过后,他问:如果我说不愿意呢?
届时我们将会采取强制措施。杰诺斯说。

埼玉最后点了头说我愿意。虽然听着太像结婚典礼,但是好歹不用被追杀了。

杰诺斯把埼玉带到他那所谓公司去,上前台给他拿了个小牌牌和一个鸡蛋灌饼,告诉他:您现在是没事儿人儿了。
埼玉点点头,接过小牌牌,接过鸡蛋灌饼。牌牌上写着某公司开发部职工埼玉,还贴了自个儿大头照片,看着很蠢,但这才像证件照(想起杰诺斯的牌子照,埼玉心里不平衡了:靠背,怎么这么好看)。杰诺斯告诉他这个用来掩人耳目,以后外出带上这个就行了。随后给他介绍公司里有哪些部门都在哪几层;还掏出自己的牌子,指着上头几个字,说我这特殊执行部,在地下三层。
埼玉没看他指的地方,只看见名字下头那行小字:特殊执行部总监督。类似班级的班长,年级大队长,学校团支书或学生会长。唉呀没差啦。埼玉吃下一整个鸡蛋灌饼,心里不好受:现在小孩都这么有出息?
杰诺斯领他出门,埼玉腿伤还没好,走路一瘸一拐,于是杰诺斯就让他扶着,当他的小拐棍。俩人直奔对面咖啡厅。埼玉从未踏足过咖啡厅的大门,以前公司写字楼下三无小摊儿是他的固定餐点。俩人进了咖啡厅的门,恰逢一首爵士乐前奏刚过,杰诺斯把埼玉扶到座位上,自己在对面椅子上坐定,有开始问这问那,打探埼玉私生活,还美名其曰了解实情,因材施教。问到埼玉的工作,埼玉迟疑一会儿回答:程序员。
埼玉与电脑打交道五年,工作到现在三年;三年来他愁秃了头,每一根头发都化作一个代码,从此天下再无编不出来的程,也无写不出来的件儿。埼玉有个同事,整天嘲笑他的秃脑瓜,说他未老先衰,岁月是把无情火,烧光青春的茂林还他妈不用坐牢的。
杰诺斯点一点头表示了解,说,我看开发部程序员同志们经常熬夜。埼玉说昂那是,我有一回一连三天没睡,都快产生幻觉了——不,实际上已经产生幻觉了,迷迷瞪瞪看见一个总是报错的突然不报错了,高兴的一脚踹翻水壶,烧了电源。我以为大家的成果都要付之一炬,但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别人都存了盘。
嗯,那还好呀。
埼玉喝一口不知道叫什么的咖啡:嗯,就我没存。
杰诺斯又点一点头,喝完一杯拿铁,手肘撑着桌面凑近埼玉:看那边那两个女孩,一个黄裙子一个白上衣,对就那俩,她们都是被爱,不如您去搭讪试试?去吧,别回头。
埼玉被杰诺斯赶出座位了,你叫我去你有啥注意事项都不说,这是哪门子因材施教,你又没教。
埼玉硬着头皮上了,杰诺斯在一边儿伸个脖子盯着看。过了一会儿埼玉回来了,说,那两个姑娘管我要了两份雪顶,你说我该不该给她们送去?
杰诺斯看了一眼那两个谈天说地的姑娘,站起来说走吧,回去吧。

俩人溜达回公司。

第二天杰诺斯搞出一份搭讪资料,包括如何判断对方的情绪与喜好;如何简单判别他人是爱还是被爱;如何简单提升个人魅力等。
那就从简单的入手,拍马屁很有效果的,但是现在很多人不吃这一套。杰诺斯捧着讲义说。但是调查表明大多数人被对立状态搭讪会感到开心,而且研究表明被搭讪人的虚荣心会得到满足,所以拍马屁和明显的搭讪用语结合会比较好,比如这句——有人同你说过你的眼睛颜色很好看吗?我简直想和你单独相处,我甚至能盯着那双眼睛看上一下午。来。
有人同你说过——哎不对啊,不是要教我如何爱上别人吗?这资料怎么看都是让别人爱上我吧?
并不。杰诺斯说。我教您搭讪技巧是为了消除您与异状态之间的隔阂与障碍,这是有利于您交流并了解他人从而爱上他人的必要举措……
停,停。杰诺斯似又要长篇大论,埼玉赶紧叫停。虽说如此我还是觉得太那个了。
多多练习就不觉得了,我们从第一句开始:有人同你说过你的眼睛颜色很好看吗?——来。
哎呀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能不去爱人吗?我实在无法对他人动心呀……
可以。杰诺斯回答干脆。但首先得有人可以爱您。

杰诺斯没有恶意,但埼玉还是想打他。

埼玉第一百单八次搭讪失败,被杰诺斯扶着去吃拉面。埼玉说恐怕自己一百年都不会爱上别人了。
可是一百年以后大家都死了。
你这人太较真了。
埼玉把面碗往桌上一撂,汤汁还剩半碗,杰诺斯刚刚喝完面汤,空碗叮叮当当响动。埼玉趴桌子上看他把自己那碗也干掉,埼玉徐然想讨要几个梅子吃。梅子摆的位置很巧,梅子框和埼玉之间不偏不歧夹了个杰诺斯,埼玉跨越杰诺斯盯着那梅子看,阿杰善解人意给他抓了一把来。埼玉对着桌上散乱的梅子,道出心声:有没有梅子同你讲你的表皮颜色很好看?我想和你单独相处,我甚至能吃你一下午。说罢抓两个扔嘴里。

杰诺斯看全他一举一动,轻轻笑两声,二话不说把钱付了。

我想我爱了。埼玉一本正经的被杰诺斯扶着,一本正经的这样说着。
杰诺斯心头一紧:您有中意的人了?
嗯。埼玉发个浊音,从口袋里掏了个梅子出来。我爱它。

然后杰诺斯带埼玉去做了个全身体检。

我跟你说了是开玩笑的。埼玉被横式探测光扫过之后自己扒开固定带发牢骚。
这可不好玩。杰诺斯把埼玉扶起来。您的状态还是被爱。
嗯,我知道,医生也说再转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就说恐怕一百年我都无法爱上别人了。
但我想。杰诺斯看向埼玉腿上缠的、厚厚白白的绷带,又移开视线。您也许已经被人爱上了,您瞧——屏幕上的数字,虽然还在不断增加,但确实是均衡的了。
埼玉偏头看他,杰诺斯直视埼玉双眼,直直的,毫无保留,也不该有保留。杰诺斯说:有人同您讲过,您的眼睛颜色很好看吗?我能不能和您单独相处?您愿意吗?


我愿意。

评论(14)
热度(60)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2. 白玉为何物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叛徒开花堕落月
    好好吃哦哭泣着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