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美术生闲聊

安迷修你告诉我,我怎么这么绿。
雷狮举着排刷,时间不长,刚刚把立面背景颜色糊上去,似乎没有涮一涮笔重新调色的意思,这样问只是闲聊。并且,雷狮的画面跟安迷修的一对比,他确实更绿一筹,颜色更冷淡;窗户外头新生的小树也是这个色儿。安迷修画什么都暖,喜欢这种色调,橘子像火炉,葡萄又如烧铁,看着就热。也不能说画的不好,最终能出效果,冷暖全数个人画风。雷狮乐意在背景色里掺点紫薇,安迷修则更纯一点。
安迷修一开始没有睬他的意思,雷狮于是拿胳膊肘捅捅对方,彼时安迷修举着扇形笔欲画一个闪亮亮的苹果,被雷狮一胳膊肘差点捅歪,只得扭头看看,道:你问我我咋知道……哇你还真的好绿啊。
对啊,我为啥这么绿呢,为...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