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才能 就算有也到此为止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赌运八千

澡堂拆除前夜

Warning:年龄操作,师生。
Summary:食堂拆完了,接下来到你了澡堂。

胜生勇利心想,我就知道。
维克托站在一边欢呼:勇利快看!这个钉子车好酷!
勇利心想,澡堂子被扒了我他妈上哪洗澡。
维克托站一边,双手比成小喇叭:勇利没法洗澡咯!
声波传递能量,维克托刚刚喊完,对边澡堂的西墙唰的倒地不起无力回天。勇利撇着嘴,他是被生拉硬拽出来看拆房子的,被维克托拿期末量化分数威逼着逃掉两节晚自习。同样的时辰,同样的地点,甚至车子都是同一辆,没有一块漆皮一根螺丝的变通。只是今天一旦过去,就永得失去在校内洗澡的机会。勇利这些天是不大着急的,澡儿嘛,昨儿个刚刚洗完;按学校的规矩用不得每日一洗,澡堂位子有限,哪儿...

在北极圈卖草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warning:有点儿哏儿,拒绝科学,甭讲道理,我就想诌个笑话。

前略,就是俄罗斯如此这般机制之下,胜生勇利学会了编织。
这一手好功夫跟一个季姓中国少年习得。中国人来到俄罗斯,无非先去趟红场,再去花里胡哨宫走个风景,一不小心跟牵狗遛弯的胜生勇利牵的狗撞个满怀;一不小心手里的辣味素食掉在狗嘴里;一不小心狗嘴里吐不出辣条,狗狗受了刺激发了疯满地打滚;最终竟呕出一本古籍来,随后便倒地死去了。
古籍封面毛笔题字,笔锋锐利转折顿挫分明非同一般。题字共两行,第一行乃是:莽莽草草用无禁,针针线线值千金。第二行乃是: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书名曰《编织百式》。
季姓少年说:哇,我家是编织世家,恰逢良缘难得一纸金字...

食堂2

warning:年龄操作,师生。
summary:学校食堂被扒了,这天班主任维克托带着自己的班级全员蹲在教室里看配餐菜单。

胜生勇利蹲在自个儿座位上头,表情像被人当众扒了裤子。眼睛直愣愣盯着投影白板,直愣愣盯着投影白板上的配餐菜单,心里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甚至觉得从自己手指头尖儿开始,到维克托脑袋顶上一根头发丝,再到维克托屁股地下凳子上结实的螺丝,墙壁上头无精打采扭曲的时钟,没有一个是实打实存在的。包括前些日子维克托脚踏食堂废墟,在砖块儿堆里撒下的豪言壮志也一并都是虚的,一吹就散了。
菜头炖虾……勇利嘟囔道。彼时维克托睫毛闪闪已经看透红尘万物,绝情的把身子和凳子分离开,扭头去看屏幕,企图在茫...

食堂拆除前夜

waring:年龄操作,师生。
summary:班主任维克托向自己的班级转述了一个消息:学校食堂,要被拆掉了。
胜生勇利第一个炸掉,全班一片哗然。

晚上维克托带领胜生勇利翘掉自习课,到施工地亲临挖掘机捣墙皮现场。小风一吹,白花花墙皮粉末和尘土砖灰味儿就飞过高高的土堆,飞扑在胜生勇利的侧脸。
这其实多么值得庆幸,可怜的勇利再也不必拿发霉的油条和豆粉凝结成块儿的未冲开豆浆当早饭,不必累了一天之后却只拿清水煮芹菜充饥,同时也没有了中午冷透的饭团——可怜的勇利不可怜了,变成了幸福的勇利。
可我失去了盖饭!勇利悲伤透顶。我失去了每周五晚上的盖饭,和每两天一次的回锅肉;前辈口中新年的火锅在这一届也不会再有了,中...

молчание одолей

那是维克托的脸。浅色皮肤,浅色头发,浅色眼睛;浑身上下都是浅色,每个毛囊和细胞都发出晃眼的金光,虹膜在夜里悄悄发亮。这个时候一颗石子从天而降,撞上他的鼻尖,整张脸立刻扭曲变形,他本人却毫无表情变化,仍是温润眉眼热乎乎的神情。水面不慌不忙,默默退散去,波纹飘忽,平静下来他还是他。
胜生勇利爱了他十二年。心里头埋他十二年,眼里头盛他十二年,嘴里头念他十二年。是夜河边,胜生勇利紧盯河面上维克托的睫毛和嘴唇,他有点找不到答案。指甲破裂的双手合十并且不住祈祷。但我还爱你。他跪下来这样对自己说。爱你的灵魂和高举解放旗的模样。

机缘夜露死苦

半夜他把我摇起来,冲我讲:我爱你不尽像星辰大海。
我朦胧中瞥见他神情凝重,两手攀住我双肩,骨头错觉似的碎掉。又出什么幺蛾子。我于是问:什么意思?
我爱你不尽像星辰大海。
你不困么。
他于是拿眼睛勒我,眼神倏地凌厉;我是被瞪的愣了,肚子咕咕叫起来,反倒清醒不少(我猜胃里的血上供到大脑里去,是我清醒也使我饿了)。我讲:那还像什么?
他两条眉毛拧到一起去:还像什么……什么像什么。
你刚刚说‘我爱你,不尽像星辰大海’,那还像什么?
他低头想一想讲:你觉得呢?你觉得还像什么?
我觉得——
不许说盖饭!
可我本就不想说盖饭,我只会道些“桃花万里河川无垠”一类俗气吧啦的比喻;也正想说这些俗气吧啦的比喻。当我开口要讲,他倒未卜先...

Don't touch me.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


“我是讲,冰湖是我们共同的理想乡,他在那上头旋转四周,脚下是断裂的冰层,死藻裹着我没见过的鱼种,全身冰冷血液凝结,两腮鼓起凹陷低迷火燄,埋葬白桦树根和银色无花果。他是柔情,是深海,是苦难,是二十三光年另一头圣母嘶哑出生祈愿,是猪排在玻璃上自生自灭。每每他熟睡,在一尺七寸以外蜷着脚趾*,我便撑起身子,将五个指头全埋进他的黑发里,我闻见他沐浴露的清逸味儿——啊,...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