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闲聊博主
好运百万不敌八千桃花

🚷

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坚固的一百秒

🈚

天鹅嘴里仿佛是暗淡的铜色

太宰先生脚下埋着自己

我其实刚刚从流浪好汉变身酒馆伙计,整整齐齐套着老板娘赐予的制服,挥舞抹布和一百零七个杯子大战一百零七回合。一位客人毫不客气推门而入,走得直直的。我瞧瞧盯紧他,看他忒长的大衣带子,如果绊倒实在是不得了。可他踩着皮鞋灵敏机智,带子长到脚下绕出三十九个圈套,他一眼不看,愣是没中招。

他撩一撩耳边发,发梢依偎手臂,依偎脖颈。都是纯白纯白的。我怀疑他喉管也被全境封锁,谁料他说话顺顺溜溜,呼吸轻松不费吹灰之力,直教我怀疑我自己。我拿余光打量他,他终于肯正眼看我,一百零七个杯子颤颤巍巍倒了六十八个,噼里啪啦乒乒乓乓,却没有一个碎掉。我看清他的脸,忽然相信他就是有那种超能力,能使倒霉变成幸运,或者可以使玻璃不会碎掉之类的,在我看来非常厉害的能力。

这人是超能力者——我确乎只这样怀疑。几乎是下意识道谢。他那头笑开了,问我叫何名。我说敦。他点一点头,接着夸我名字很好,怎么个好法他没有说。我说谢谢。我又说了一遍谢谢。他走了,就坐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喝。

我一步一蹭挪到一个懂得调酒的前辈那里(招牌酒:柠檬炸弹),我问他前辈前辈那人什么来头。前辈说那人来头不小——自杀主义者太宰治是也。接着添油加醋告诉我那个人的种种经历,譬如让一毛不拔老板娘心甘情愿请客十三次;譬如勾结黑道白道两方通吃;譬如奇妙的自杀主义,有好管闲事的人统计过,他从出生到现在总共跳河六百一十九次,并且他本人称鲜河是他的梦想乡之类之类,这个地方流传过很多精神病宣言,大部分都出自他口。

那最后成功了吗?

你小子智障吗。

我听得一愣一愣,我确乎是搞不懂太宰治为何执着于自杀。我原本以为能活着就是最大的福气,健康的身体是最好的福利,我的流浪汉生涯,每天肚子叫的像打雷,生活好困难,从未想过去死。而这个太宰治,他与许比我好过些,却一心想死,对他来说这就是幸福,死亡是至高无上的宝藏,心甘情愿把生命熊熊烈火浇于一弯冷河。

我后来常常遇见他,有时候他带着同事过来,身上连一日元都没有。有喝完酒耍酒疯的请他,喝完酒到头就睡的请他,有喝完酒眼镜往天上甩的请他。有一天他全身湿漉漉进门,外头下着雨。我看他一屁股坐上高脚椅,嘴里吱呀乱叫,敦君,敦君,好脾气的敦君(以往他都叫我好名字的敦君)。我走过去,他拍拍旁边的椅子让我坐。我就坐了。他非常忧郁,而我天性嘴笨,不明白这种场合该说些什么。他拍拍我,说了很长一段话。十分抱歉我一个字也没听见,又不好意思让人家重新说一遍,就嗯两声做回答。他忽然转头问我,一直以来支持你使你生存的动力是什么。我回答氧气。我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回心转意,以为这样就能鼓起士气。毕竟没有人可以拒绝氧气,就算是尸体也是在氧气下腐坏的。

结过他说:“对啊,氧气。氧气实在太善良了,善良到我开始憎恶他。氧气——他也许不愿意人类逃离他,他令人类离不开他,千百万年不间断地进化使人类失去他就活不下去。他自以为自己在大无畏的奉献他的一切,自以为他在做一件好事,无私地想要所有生物都活下去。但是那些一心盼死的生物一直处于他的盲点。无论想摆脱氧气的生物再如何努力,到了最后紧要关头,鼻子一动,氧气就自动环抱住那些生物,从前的努力都化作泡影。生物一心求死,氧气却不给这些生物提供自由的机会,只是一味催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味催逼,生不如死——为什么人们这么喜欢氧气呢?”

我没敢说话,看着太宰先生颤颤巍巍走了,走之前他说,氧气之下埋着的明明都是尸体。

我听着这句话很耳熟,好像听哪个人念叨过类似的。但是太宰先生之下埋着的才都是尸体吧!我悄悄看着他远去的影子,他是倒着走的,脸正冲我这边,步履蹒跚像在跳舞,口中嘟囔着不知所谓的话,一眨眼那身影就去了不知所谓的地方,在雨点中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第三天,我没有见到他。

后来听一个穿黑衣服的少白头(我真有脸说人家)说,太宰治死在酒馆东边的河里。黑衣服没有坐下,他身上都是水,恐怕是去帮着打捞太宰先生留下的。我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我忽然担心起来,害怕到了极点,那天我没有好好安慰他,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才造成了他的死亡。黑衣服说,那个人叫我告诉你,你没有哪里做错了。我心里嘎达一下,也许太宰先生预测到我会因此担惊受怕——这非但没有使我松一口气,反而更使我提心吊胆起来了。

再后来有一个身材小巧的先生,叫了两瓶子天价金贵酒,喜气洋洋告诉我太宰治那个无赖终于死啦(原话)。喝醉了就开始发酒疯,发完酒疯缩在角落自言自语说,我还一句话都没和他说过。我尝试安慰他,无果,他开始疯狂骂人,捶着桌子,跺着脚,咬着牙齿,直到用尽了自己词库中所有污言秽语,才扶着墙晃晃悠悠出门了。我认得这位先生,我知道他讨厌太宰先生,也知道他口中的极端的讨厌都不过是逼真的玩笑话。

太宰先生真是个罪恶的男人,有意无意让别人离不开他,他眼神不屑轻视自己的性命,一味只想死,不想让他死的人一直处于他的盲点。不给自己提供机会,只一味催逼自己——催逼自己快去死。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太宰先生呢?

隔天早上,前辈问我太宰治怎么死的。我说在东边的河里死的。前辈说,太宰治脚下埋着尸体。我说,太宰先生脚下埋着他自己。

评论(21)
热度(55)
  1.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妖眼幻视行
©第一精神病院院长 | Powered by LOFTER